大发彩票

大发彩票 大发彩票

大发彩票电话

【薩沙講史堂第七百七十六期】87年上海歷史上第1次銀行劫案:於雙戈持槍殺人、女友拼死包庇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6講)

原標題:【薩沙講史堂第七百七十六期】87年上海歷史上第1次銀行劫案:於雙戈持槍殺人、女友拼死包庇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6講)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作者:薩沙

本文章為薩沙原創,謝絕任何媒體轉載

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,請訂閱微信公眾號

照例聲明:本文是薩沙創作的小說,聲明完畢

(你不知道的大案第106講)

再多申明一點:這篇文章相當血腥恐怖,心理素質不好的千萬不要看,別留下什麼心理陰影。

這是改革開放以後,大上海的第一起銀行搶劫案。歹徒手持2支手槍,打死1名銀行職員。這還是上海歷史上,第一次電視直播的法院庭審。結果不說辦砸瞭,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。聽薩沙說一說吧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1987年11月16日,上海市虹口區大連西路562號。這裡今天是上海外國語大學的虹口校區,562號則是工商銀行的一個儲蓄所(上海分行虹口區辦事處)。

儲蓄所規模非常小,一共隻有20幾個平方米。

儲蓄所店面類似於今天的手機充值店,隻有2名職員。

儲蓄所裡最多可以站四五個顧客,隻有一張凳子。

當年的大連西路是一條偏僻的小街,很少有人經過。

上午10點,一個相貌非常英俊的上海小夥子,騎自行車到瞭儲蓄所門口。

小夥子是上海人口中的小白臉,五官長得很好,臉上皮膚非常細膩,能夠超過大部分女人。

不過,小夥子卻沒有什麼扭捏氣,看起來比較英武。

打量周圍幾眼後,小白臉慢慢走入大門。

正有2個老太太排隊取錢,小白臉也不著急,抽起煙在一幫等候。

抽煙不是為瞭消磨時間,而是掩飾緊張的心情。點煙的時候,小夥子的雙手都在發抖,點瞭很久才點燃。

正在點錢的女職員朱亞娣聞到煙味,抬頭對小夥子說:同志,儲蓄所裡面不許抽煙,你要抽去外面。

小白臉沒說話,走瞭出去。

朱亞娣二十多歲,已經是一個母親,女兒才3歲。傍邊的男職員叫做劉強,是退伍軍人,身高1米8幾,體格健壯。

沒多久,小白臉抽完煙進來,並不存錢也不取錢,似乎在等人。

那天也算奇怪,本來沒什麼顧客的儲蓄所,不斷有人進出。

等瞭快1個小時,小白臉有些不耐煩起來,將手深入衣服內。

看到劉強高大的身軀,小白臉又猶豫起來。

終於,快到12點的時候,儲蓄所沒有其他顧客瞭,隻有小白臉還坐在凳子上。

根據規矩,劉強和朱亞娣開始清點上午的存款數目。這麼小的儲蓄所還會有危險嗎?劉強和朱亞娣對一旁的小白臉,沒有什麼提防。

清點完畢,上午存款一共是8000元。這筆錢對銀行來說,算是芝麻綠豆,對於小儲蓄所來說也不錯瞭。畢竟87年人均年工資不過1500元。

被這麼多現鈔刺激瞭,小白臉開始焦躁不安,又將手深入懷中。

此時,職員劉強終於發現瞭小白臉的異常行為。

劉強先將現鈔迅速鎖入保險櫃,然後隔著鐵窗說:同志,我們中午休息要關門瞭。你有什麼事,下午1點再來。

不由分說,劉強拉上瞭裡面的卷簾門,將小白臉擋在外面。

小白臉無計可施,隻能悻悻起身離去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見小白臉走出儲蓄所,劉強也沒有多想。儲蓄所打開門做生意,什麼樣的怪人沒見過。

劉強先讓朱亞娣去吃飯,自己留著守門。

大概30分鐘後,朱亞娣在附近面店吃完中飯,換劉強去吃。

中午休息的時候,儲蓄所前面的卷簾門是關死的,還有鐵窗攔截,無論什麼人都進不去。

儲蓄所後面有個小門,可以進出。

劉強剛走出小門不到5分鐘,突然有人敲門。

朱亞娣很奇怪,這麼快就吃完飯瞭?男人吃飯還真是快啊!

朱亞娣詢問:誰啊?

一個男人聲音含糊回答:我!

朱亞娣也沒多想,順手打開瞭門。

就在開門的一瞬間,朱亞娣被驚呆瞭。

門前站著的男人,根本不是大個子劉強,而就是那個小白臉,手中還赫然有2支手槍。

朱亞娣急忙要關門,哪裡還來得及。

小白臉一腳將門踢開,沖瞭進來。

由於緊張,小白臉已經顧不上掩飾口音,他用地道的上海話說:快把錢拿出來?不然打死你!

誰知道,朱亞娣的反應很快,她立即尖叫:抓強盜啊!來人啊!有人搶銀行!

小白臉大驚,用槍把朝著朱亞娣砸去,大吼:閉嘴,臭娘們,你不要命瞭?

這一下,就把朱亞娣的額頭砸出瞭血。

上海女人哪裡是那麼容易對付的!

朱亞娣顧不上擦血,用更高的聲調大喊:搶銀行啊!來人啊!

小白臉制止不瞭朱亞娣,隻能朝著天花板開瞭一槍!呯!

誰知道,槍響後朱亞娣根本不怕,繼續尖叫。

小白臉一時不知所措,又聽到門口開始有瞭一些騷動,似乎有人往這裡走來。

看來,搶銀行一定失敗瞭。

惱羞成怒下,小白臉對準朱亞娣的腦袋就是一槍。

呯,54式手槍子彈穿越朱亞娣的頭部。

她瞬間跌倒在地上,當場死亡。

小白臉隨後沖入儲蓄所內部,發現所有現金已經被存入保險箱。

朱亞娣已經被打死,打開保險箱是不可能的!

小白臉無奈之下,倉皇原路返回,逃出儲蓄所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此時,儲蓄所隔壁賣小吃的女店主聽到瞭呼救,又聽到呯呯的2聲。

她急忙走過來,看是怎麼回事。

女店主剛走到小門,就迎面遇到瞭持槍的小白臉,嚇得愣在路中間。

小白臉沒有殺她,用槍比劃著說:不關你的事,快滾!

女店主這才醒悟過來,慌忙轉身就逃。

小白臉見狀,也準備繞到前門去拿自行車。剛走瞭幾步,他就發現自行車那邊人聲吵雜,似乎有很多人,不知道是不是來抓他的。

小白臉不敢拿車,轉頭朝著另一個方向逃去。隨後,他將手槍藏入口袋,從側門進入瞭上海外國語大學,混入人群中不知去向。

此時女店主剛剛跑到自己店門前,迎面就看到兩個健壯的小夥子,朝著小白臉逃走的方向跑去,速度很快。

看起來,這2人是小白臉的同夥吧。

女店主顧不上多想,慌忙逃入自己店裡,迅速拉上卷簾門。

過瞭十五分鐘,女店主聽到門口集中瞭大量鄰居,才敢開門出來。

此時,劉強早已報警,上海刑警803(哈哈哈,這可是薩沙的偶像)迅速趕到現場。

“刑警803”,是上海市公安局刑事偵查總隊的代號,因其門牌號為803號(中山北一路803號)而得名

這是一起標準的銀行搶劫案。歹徒持槍試圖搶劫,遇到英勇的女職員朱亞娣。

最終,朱亞娣雖被殺害,但歹徒一分錢也沒有搶走。

歹徒持槍作案,在80年代也不稀奇。

那個年代,中國槍支管理松懈,到處都有槍支。一些工廠的行政幹部,都可以合法配槍。

至於獵槍、氣槍更是遍地都是,一些還沒槍高的小孩子也會用氣槍去打鳥。

更有極少數變態,專門用氣槍狙擊街上美女的屁股。

根據分析和女店主的回憶,歹徒持有2支槍,1支應該是54式手槍,比較長,另外1支比較短。女店主分不清是64式還是77式。

在儲蓄所裡面,803發現瞭2枚54式手槍的彈殼和彈頭。

其中1枚彈殼上,發現瞭歹徒的指紋。

1個人手持雙槍搶劫銀行,也是比較特殊的,說明歹徒有多支槍械。

即便當年合法搞到槍支不困難,一次搞到2支軍用警用槍支卻不容易。

803是什麼人?都是經驗豐富的刑警。

他們立即聯想起瞭3天前的一個盜槍案件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1987年11月13日,803接到負責在外灘擺渡的茂新號輪船的報案,說船上乘警的保險櫃被撬開,槍械和子彈全部被盜。

803立即趕到現場。

當年這種輪船上,也設有警察,配有槍支。輪船的保衛並不嚴密,所謂的保險櫃其實隻是一個普通的上鎖文件櫃而已。

當天下午5點多,乘務員發現這間房門打開著。進入一看,發現保險櫃被撬開,裡面2支54式手槍、1支64式手槍和近300發子彈全部丟失。

輪船方面急忙報警。

根據現場勘查,歹徒對於輪船非常熟悉。他先是躲藏在隔壁的船艙長達1個小時,等待這幾個艙室的人都走光。隨後,歹徒相當從容的撬開乘警室的門,又撬開保險櫃,將3支手槍和大量子彈席卷一空。

歹徒作案目標非常明確,就是為瞭槍支。

在保險櫃傍邊不到5米,就放著乘警的衣服,裡面就有一個錢包,裝著100多元現金,歹徒根本沒有翻動過。

歹徒在現場留下瞭指紋,對比上海市的案底,毫無結果。

看來,歹徒沒有前科。

剛剛丟槍3天,這邊就發生瞭持槍搶銀行的案子。

於是,803立即將儲蓄所現場留下的彈殼彈頭以及指紋,同茂新號輪船的對比。

幾小時後,結論出來瞭,指紋相同,子彈痕跡相同。

看來,這兩起案件均是同一個人所為。

自改革開放以來,上海還從沒有持槍搶劫銀行的先例。

上海市委非常重視,希望803盡快偵破1987年1116大案。

這邊,803全力確定案件的性質。

803走訪瞭周圍群眾,尤其是見到過歹徒的女店主。

女店主大致描述瞭歹徒的長相:一個小夥子,長得挺帥的,臉非常白。另外還有2個人,後來跟著他一起跑的,個子都挺高大,身體很壯實。他們一共3個人。我猜小夥子是負責進去搶的,另外2個人負責在外面接應。

而儲蓄所男職員劉強,也回憶起那個小白臉的長相和奇怪的行為。

看來,歹徒就是他瞭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那麼這個小白臉是誰?周邊鄰居和劉強都表示以前沒看到過,不是這裡的住戶。

不過,有鄰居表示,他們也看到另外2個健壯的小夥子。

有一傢賣香煙的老板回憶:其中一個小夥子,我見過幾次,都是來買香煙。他好像就住在附近不遠,很可能是外國語大學的人。

看來,追查這個小夥子,就成為重中之重。

此時,803卻對劉強有瞭一些懷疑。

普通的銀行搶劫案,多有內應。

搶銀行的難度是比較大的,尤其歹徒很難搞清楚銀行內部的情況。如果沒有內應,歹徒很少敢於去搶銀行。

此次歹徒卻從容的搶銀行,在現場逗留瞭很久。而且,歹徒搶劫的時候,恰恰是劉強不在,隻有朱亞娣一個人在的空擋,讓人狐疑。

更奇怪的是,小白臉怎麼知道,他一定能叫開儲蓄所的後門呢?如果叫不開,他又怎麼搶呢?

會不會是劉強就是內鬼,和小白臉串通好瞭去搶銀行?

根據調查,劉強參軍期間軍事素質不錯,是個很優秀的射手,會用槍。

警方立即對劉強進行瞭調查。

結果呢?

劉強沒有什麼嫌疑。

劉強傢庭和睦,沒有發現他有什麼惡習,不像敢於搶銀行的人。

同時,案發後劉強情緒正常,沒有看出什麼變化。

由此,劉強是內鬼的說法基本可以排除。

劉強這條線斷掉瞭,那麼住在附近的那個健壯小夥子呢?

803請見過這個小夥子的鄰居幫忙,對上海外國語大學的存檔照片全部辨認過一次。

由於案情重大,這個鄰居被要求通宵查看。

連續看瞭幾百張照片後,鄰居終於找到瞭那個健壯的小夥子。

這是大學的一個體育老師,姓張。

803立即將張老師叫入辦公室。

體格健壯的張老師剛剛走進來,就被控制住瞭,戴上瞭手銬。

張老師莫名其妙:這是誰啊?開什麼國際玩笑?

隨後,803對張老師進行瞭簡短的審訊。

803刑警:儲蓄所搶劫案你知道嗎?

張老師:知道啊!我就在現場?

803刑警:你在現場?

張老師:哦,我知道瞭,你們是懷疑我。真是大笑話瞭。你們聽我解釋。

803刑警:你說說看。

張老師:當時我和另外王老師,去那條街上買香煙。結果剛走到儲蓄所附近,突然聽到砰一聲響。我以前在運動隊,經常和射擊運動員打交道。他們射擊館就在我們宿舍傍邊,我對槍聲很熟悉。我知道這是槍聲,不是放鞭炮。我和王老師一說,他說去看看怎麼回事。我們就提心吊膽的,摸進儲蓄所後面的巷子。誰知道,剛進去就又聽到一聲槍響,距離非常近,我說“別是朝著我們開槍吧?”我們一嚇,撒腿就跑。這個巷子的路太亂,我們一跑就暈瞭,把方向搞錯瞭。後來我們再知道,我們其實是追著搶銀行歹徒跑的,距離就七八米。

803刑警:歹徒看到你們瞭嗎?

張老師:當然看到瞭。我們2人跑瞭幾分鐘,我們突然發現前面遠處有個男的,手裡有槍。我們急忙躲到傍邊電線桿後面,然後從岔路跑瞭。

803刑警:你說的都是真的?

張老師:千真萬確,不信你去問問王老師。

經過和王老師瞭解,證明這2名體育老師沒有說假話。

這2名體育老師沒有作案的動機,隻是路人而已,是女老板慌張中看錯瞭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那麼,歹徒到底是什麼人呢?

就在803迷惑不解的時候,另外那個王老師,突然提供瞭一個重要線索。

王老師:我有個情況要反應,不知道有沒有用處。案發前,我和張老師路過儲蓄所,看到有個小白臉走出來拿出鑰匙,似乎要打開門口停著的自行車。後來小白臉又把車子鎖上,步行走到小巷子裡。這傢夥很英俊,就是那種奶油小生。我當時還和張老師開玩笑“你那身肌肉過時瞭。現在上海女孩都喜歡這種小白臉!”案發後第二天,我去儲蓄所門口看熱鬧,發現那輛自行車還在。後來你們說歹徒是個小白臉,我想會不會就是這個人。

根據王老師提供的線索,803立即找到瞭這輛自行車,上面確實有歹徒的指紋。

看來,歹徒就是騎著輛車來作案的。

不過,803卻不抱希望。

誰會騎著自己的自行車來搶銀行?這車肯定是偷來的!

誰知道,歹徒卻真是個白癡,這一查卻有意外的收獲。

根據自行車牌照的登記,803找到瞭車主,一個退休的幹部。

這個幹部說,車子一直都是他的兒子在騎。

他的熱孜告訴警方:上周我把車借給我一個哥們瞭。

803刑警:你借給誰瞭?

車主:於雙戈,是個售票員,以前做過海運公安局的乘警。怎麼回事?出什麼事瞭?

聽到乘警兩個字,803刑警頓時高興起來,有門瞭。

歹徒曾經在輪船上的乘警室裡面偷走瞭3支手槍,手法非常嫻熟,顯然對環境是很熟悉的。

那麼,於雙戈是個輪船的乘警,顯然符合歹徒身份的推論。

803立即調取瞭於雙戈的檔案。

於雙戈今年24歲,生於1963年,2歲時過繼給不能生育的伯父。

養父母對於雙戈還算不錯,讓他上完瞭高中,又培養成海運公安局的一名乘警。

他曾在榮新號等輪船上執勤,工作表現還不錯。

不過,領導發現於雙戈嗜賭成性,輸贏還不小,對他不太信任。

結果,期間於雙戈又利用職務之便,走私販賣瞭幾條香煙。

被查出來以後,於雙戈被調離公安隊伍,分配去上海市公交公司第二分公司擔任75路車隊售票員。

在80年代,公安工作是很不錯的,相反售票員則是很爛的。

所謂戴大蓋帽的是上等工作,有一定權力,不少人會巴結。

售票員一般是中老年人幹的活,很少有年輕人願意幹的。整天擠來擠去,累的半死,收一點車票錢。關鍵是社會地位低,人人都瞧不起你。

於雙戈被這樣處罰,可以說是相當嚴重的。

根據於雙戈所在的車隊反應,這小子工作態度很不好,曾經多次和乘客吵架。如果這不是在上海,恐怕於雙戈早就和乘客打瞭幾十架瞭。

車隊幾次批評他,於雙戈不以為然,左耳進右耳出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通過對比於雙戈的指紋,803迅速鎖定瞭他就是盜搶和儲蓄所搶劫案的歹徒。

看看,803厲害吧,案發後隻有24小時,就準確鎖定瞭作案的兇手。

隻是,抓捕於雙戈可沒那麼容易。

17日,803刑警緊急趕赴虹鎮老街於雙戈傢裡抓人。

破門而入,於雙戈並不在傢,隻有他的養父母,一對老實巴交的工人。

經過現場搜查,發現於雙戈一個上鎖的抽屜中,赫然有1支54式手槍和248發子彈,就是失竊3支槍中的一支。

於雙戈的養父介紹案發16日前3天,也就是槍支失竊案之後,兒子已經不知去向,沒回傢也沒有上班。

不過,於雙戈的養父母都認為,兒子很有可能做這種大案。

於雙戈養父:我兒子能做出這種事!再大的事,他也敢做!

803刑警:你怎麼這麼說?

於雙戈養父:他欠瞭一大筆賭債,一輩子也還不清。

803刑警:他欠瞭多少錢?

於雙戈養父:差不多1萬!

803刑警:什麼?不會吧。他售票員一個月工資才幾十塊,輸瞭1萬?他哪兒來的錢輸?

於雙戈養父:我這個兒子,其他本事沒有,就是會交朋友。他有不少很好的朋友,都是生死之交。這1萬元,都是他向朋友借的。

803刑警:那他靠什麼來還?現在上海人結個婚,大辦一場喜事加裝修新房也不過1000元。

於雙戈養父:就是啊!他不去偷,不去搶又能怎麼辦!我兒子最守信用,寧可自己去犯罪,也不會賴賬。上次所謂走私香煙,也是一個朋友托他帶的。最後被發現瞭,他自己寧可去當售票員,也不說出朋友。走私罪是要勞教的!最終,他連工作都丟瞭。為瞭還錢,去偷槍去殺人搶銀行,對他都是正常。

803刑警:你們二老知道他做瞭什麼嗎?

於雙戈養父:他什麼都不會跟我們說的,怕連累我們。我們不是不想和你們合作,實在是什麼都不知道。他隻會對他的朋友們說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鎖定瞭於雙戈就是歹徒,那麼現在需要的就是立即抓捕他。

那麼,誰會知道於雙戈的事情呢?

根據於雙戈養父的介紹,803鎖定瞭一個對象,於雙戈好友徐根寶(不是申花隊主教練)。

徐根寶本來就是於雙戈的鄰居,也住在老舊的虹鎮老街,現在則搬傢到南市區方浜路(陳士安橋)附近。

徐根寶和於雙戈關系非常好,比親兄弟還親。

警方很快找到徐根寶,將他帶到派出所。

對於警方的問話,徐根寶什麼都不說。

不得已,803隻得告訴他“我們已經鎖定瞭於雙戈,證據確鑿。你說不說都一樣”。

徐根寶才開口:是的,槍是於雙戈偷的。搶銀行是不是他做的,我就不知道瞭。

803刑警:你怎麼知道槍是他偷的?

徐根寶:他告訴我的。11月13日,於雙戈突然來到我傢。我們從小一起長大,沒有什麼秘密。他進門就說“根寶哥,我幹瞭件大事”隨後不等我說話,他突然掏出3支手槍。我大吃一驚“你不是去做售票員瞭嗎?怎麼還有這玩意?哪裡搞來的?”於雙戈說“偷的!我混到茂新號輪船上,從乘警室裡面偷的”我頓時緊張瞭“你想幹嘛?你這麼搞,要坐牢的!”於雙戈說“那有什麼辦法!我現在欠瞭一屁股債,明年還要和玲玲結婚,哪裡有錢。我沒別的本事,隻能去搶!”

803刑警:你怎麼說的?

徐根寶:我說“持槍搶劫,要掉腦袋的。你怎麼這麼糊塗?也不跟我商量一下!我不是嚇唬你,你快想辦法把槍還回去!”於雙戈說“這都搞出來瞭,還怎麼還!難道去自投羅網嗎?”徐根寶“那你丟在公安局門口。哪怕丟到黃浦江也行,總之不能拿去犯罪!不然肯定要槍斃的,你才24歲,不值得”

803刑警:他怎麼說?

徐根寶:於雙戈開始不同意“槍斃我也認瞭。你也知道,我這1萬賭債,都是向哥幾個借的!我不能不講義氣,賴賬是下三濫幹的事。錢要是還不出,丟這麼大的臉,我還不如死瞭。你別管我”

803刑警:後來呢?

徐根寶:我又勸瞭他一會,他沒說什麼,就說跟我借幾百元錢,這事和我沒關系。槍他肯定會扔掉的,讓我別擔心。我當時以為他真的後悔瞭,會馬上扔掉槍,就給瞭他幾百元。他走之前又說,如果他帶著槍回傢,被養父母看到肯定會報警的。如果馬上就扔掉,也很容易被人抓住。所以要把槍在我這裡放兩天,等風聲小一點再去扔掉。我隻好將槍和子彈都留在我傢。另外,讓我幫他把盜竊槍支用的羊角榔頭、水果刀和旋鑿丟掉。我就丟到門口垃圾堆去瞭。

803刑警:你知道這是包庇罪嗎?

徐根寶:我知道。但我們是好兄弟,我又不能看著他死。既然他後悔瞭要把槍丟掉,我也應該幫幫他。大概2天後,他來把槍和子彈都取走瞭。後來我聽說有個小白臉持槍搶劫瞭儲蓄所,還打死瞭一個女人,就知道壞事瞭。這肯定是於雙戈做的。但他再也沒找過我,我也不知道他去瞭哪裡。

803刑警:我問你。你明明知道他盜搶,為什麼事後不去報警?要是你報警,這個女人可能不會死。

徐根寶:我也想過報警,就是實在狠不下心。於雙戈不是壞人,隻是一時糊塗。你們知道嗎?他以前真的很善良。我小時候父母就雙亡,就跟著奶奶過。傢裡窮,奶奶年齡大,我經常沒飯吃,中午上學就餓肚子。那時候,於雙戈和我一起上學,他經常把自己的飯分給我吃,寧可自己也餓肚子。就為這件事,我真沒法去檢舉他。我是不會出賣他的。坐牢也好,就算是還他以前的那麼多頓飯。

803刑警:你講義氣也要看對什麼人?於雙戈是個殺人犯。你對他講義氣,就是包庇他繼續殺人。

徐根寶沒有提供任何有價值的線索,隻是確認瞭於雙戈確實是盜搶的小偷。

803刑警認為,於雙戈既然在輪船上做乘警,盜搶自然是不困難。

奇怪的是,於雙戈一直是在榮新號上做乘警,對這裡環境特別熟悉,為什麼去另一艘輪船茂新號上偷槍?

對此,徐根寶這麼解釋的:那還不是於雙戈講義氣。榮新號的乘警長和他的關系挺不錯。他本來是去榮新號上偷槍的,結果發現這個乘警長還在船上,就放棄瞭。於雙戈說“如果丟瞭槍,乘警長肯定要被開除的!我在榮新號上這幾年,乘警長對我還算不錯,我不能害他。做人不能這麼不知好歹!所以,我去瞭茂新號偷槍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那麼,於雙戈現在去瞭哪裡呢?

803刑警反復詢問於雙戈的養父母,後者確實不知道。於雙戈的養父是個忠厚的老工人,表示會配合警方抓捕殺瞭人的兒子。

案發後第2天,也就是11月17日晚上,於雙戈戶籍所在新港路派出所門的民警,卻發現瞭異常情況。

民警發現,於雙戈的養母和一個身材嬌小的年輕女孩,站在新港路派出所門口很久。

她們似乎想進來,又不敢進來,那個年輕女孩還在哭啼。

女孩身高不到1米6,是個典型的南方女孩,身材很袖珍,相貌姣好。

她留著齊耳的短發,看起來很年輕,最多不過二十二三歲。

便衣民警覺得奇怪,就走到門口,詢問那個女孩:你出瞭什麼事?

女孩看他穿著便衣,以為他是路過的,就說:你是過路人,和你沒有關系的,你不要問。

便衣民警看瞭女孩和於雙戈的母親幾眼,隻得走瞭回去。

隨後20分鐘,那個女孩還是站在派出所門口哭啼。

便衣民警覺得太奇怪瞭。這個女孩和於雙戈養母一起來派出所,似乎是要提供什麼情況,卻不進來。

於是,民警又走出來,問:你到底是於雙戈的什麼人?

女孩一看又是這個路過的,氣的大聲說:關你什麼事,我是他老婆。

民警聽瞭以後,頓時一驚,把槍拔出來對女孩說:你還嘴硬!跟我走。隨後就把女孩揪進瞭派出所。

這一揪,卻有重大突破。

這個女孩是於雙戈的未婚妻,叫做蔣佩玲,是東海船廠的工人,23歲。

蔣佩玲和於雙戈是自由戀愛,感情很好,本來計劃在明年5月1日結婚。

進入派出所以後,蔣佩玲說自己知道於雙戈的事情。

派出所立即將她送到虹口公安分局。

此時,於雙戈的養母,也交代瞭一些情況。

當天晚上,於雙戈帶著未婚妻蔣佩玲,突然出現在傢門口。

老兩口大驚,讓於雙戈趕快去自首。

於雙戈卻說:自首也是死路一條。不如我和玲玲逃出去。如果能逃走就算賺瞭。逃不出去,我們一起自殺。

聽到這些話,於雙戈的養母忍不住哭瞭。

於雙戈的養父倒是很堅決,抓住於雙戈一定去派出所自首。

於雙戈苦苦哀求:爸,你放我吧!

蔣佩玲也跟著哀求:爸,你就讓我們逃吧,逃一天算一天。

於雙戈的養父不同意,堅決不松手。

於雙戈見狀,靈機一動,假裝同意:好!我去自首,不連累你們。這樣,我去準備一些日用品,馬上去坐牢。

於雙戈養父一時心軟,松開瞭手。

誰知道,於雙戈立即拉著蔣佩玲向外面逃去。他的養父急瞭,趕快去抓,隻抓住瞭於雙戈拎著的包。於雙戈顧不上爭奪,丟下包就跑。

剛逃到門口,穿著皮鞋的蔣佩玲腳一滑,重重摔瞭一跤。

這邊,於雙戈看到遠處有兩個男人走過來,腰很直,很像是公安。於雙戈用力拉蔣佩玲,但她的腳扭瞭,一時站不起來。

於雙戈等不及瞭:玲玲,我走瞭。我對不起你,來世再做夫妻吧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隨後,於雙戈丟下蔣佩玲,一溜煙的跑瞭。

其實,那兩個男人根本不是公安,而是浦口軍營的軍人。這次是來於雙戈的領居傢,給一個軍嫂送東西。

於雙戈跑瞭以後,於雙戈養父急忙追過去,哪裡還有人影。

這邊,於雙戈養母勸蔣佩玲:玲玲,你去自首吧,全國通緝瞭,他逃不瞭的。你去自首,還可以減刑。

蔣佩玲非常猶豫:我是她的人,不能這麼做。

於雙戈養母:他自己犯瞭死罪,或早或遲都會被抓住。你這麼年輕,沒必要毀瞭自己。聽我的,我們一起去。

這樣,兩人來到派出所門口。

此時蔣佩玲已經嚇呆瞭,不斷的哭泣,不知道怎麼辦才好,不敢進去。

803刑警立即對蔣佩玲進行審訊:蔣佩玲,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於雙戈殺人的?

蔣佩玲:就是今天下午,他剛和我說的。他是昨天下午逃到我這裡來的,但什麼都沒說。我15歲死瞭父親,20歲死瞭母親,現在隻有3個姐姐都出嫁瞭。平時,就我一個人住在傢裡。他驚慌失措的逃到我這裡,說自己出事瞭。我問他出瞭什麼事,他也沒說。直到第二天,我聽工廠的小姐妹說,虹口那邊有個小白臉,持槍搶銀行還殺人瞭。我急忙跑回來問他“是不是你幹的”於雙戈說“是我!我也是沒辦法瞭!”我嚇哭瞭“搶銀行要槍斃的!你為什麼要殺人”於雙戈垂頭喪氣的說“我根本沒想殺她!誰知道那個女人不怕槍,一直大喊大叫。我怕被人抓住,隻能開瞭槍。哎,現在後悔也遲瞭。我馬上就要逃出上海,你跟不跟我一起走?你要想留下,我不怪你!”

803刑警:你怎麼回答的?

蔣佩玲:我當時想,我們已經準備結婚瞭,我就是他的人。就算死,我們也應該死在一起。我就說“我跟你一起走”隨後,我向大姐借瞭200元,準備用在路上花。於雙戈說自己什麼都沒帶,想要回傢去拿些行李。誰知道剛回去,就被他的養父抓住瞭。

803刑警:你真是糊塗啊。你這是包庇罪。我們現在問你,於雙戈還有什麼親戚,他可能逃到哪裡去?

蔣佩玲:他沒跟我說要去哪裡。不過,他在外地有3傢親戚,山東老傢有一些老親戚;廣州有個遠房姨夫;寧波有個姑媽,我們還去過她傢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根據蔣佩玲的交代,803刑警分析瞭一下,認為於雙戈逃到親戚傢的可能性很大。

於雙戈是乘警,但並非刑事警察,也沒辦過什麼案子,作案經驗不足。

從他在案發後還敢回傢,就可以看出於雙戈根本不知道怎麼躲避偵查。

而且,於雙戈從小生活在大上海,沒吃過苦,更沒有外逃經驗。

這種人,外逃到陌生地方的可能性不大,因為他根本混不下去。更別說,於雙戈身上隻有蔣佩玲借來的200元錢。

況且,在80年代住店還需要介紹信,外逃的難度是很大的。

一般來說,於雙戈很可能還是會逃到親戚傢。

於是803立即兵分三路,趕赴山東、廣州和寧波。

803刑警們在三處守候瞭一周,仍然看不到於雙戈蹤影。

大傢都很著急。

萬一於雙戈聰明一些,根本不去親戚傢,那麼803豈不是白等?諾大的中國,當年又沒有天網系統,到哪裡找他去?

就在警方焦急萬分的時候,萬幸的是,11月23日,突然有個小白臉走進瞭寧波於雙戈的姑媽傢。

803欣喜若狂。

通過望遠鏡觀察,警方很快確定這個傢夥就是於雙戈。

看來,於雙戈逃瞭一周後,感覺外面混不下去,還是去投靠瞭親戚。

現在的關鍵,是怎麼抓於雙戈呢?

於雙戈身上有2支手槍,彈匣都是滿的。如果硬攻進去,恐怕會有傷亡。

803可不是菜鳥,他們的經驗非常豐富。

經過商討,803決定守株待兔,等於雙戈離開姑媽傢以後,突然在房門口抓捕。

803耐心的等瞭3個多小時,看到於雙戈緩緩推開房門。

就在於雙戈走出房門的一瞬間,他被幾雙手死死按住,戴上瞭手銬。

從他身上,搜出瞭1支54式手槍和1支64式手槍以及15發子彈。

12月4日法庭公開審理於雙戈盜竊槍支、搶劫銀行案,判處於雙戈死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80年代,搶劫銀行本身就是死刑,所以於雙戈必死無疑。

這種案件,在當年通常是迅速審判然後迅速處決。

12月11日,也就是被捕不到20天,於雙戈就被押赴刑場槍決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在11日執行死刑之前,於雙戈給未婚妻蔣佩玲寫瞭長達40頁的遺書。

遺書的內容沒有公佈,但蔣佩玲看完以後,連續哭瞭好幾個晚上。

12月9日開庭審理蔣佩玲、徐根寶包庇、藏匿贓物案。並作瞭電視轉播。這是中國第一次轉播庭審過程。當時可以說是萬人空巷,收視率到95%以上。

蔣佩玲自己也許沒想到,她在庭審中的一句話引起軒然大波:“當時我是這樣想的,我和於雙戈是戀愛關系。所以,就決定跟他一塊走,死也死在一塊的。”

而徐根寶也表示:我認罪伏法,判我多少年我都認瞭。當時就是認為於雙戈小時候對我很好,我不能出賣朋友,不然就是狼心狗肺。

判決徐根寶犯包庇罪,判處有期徒刑四年,犯私藏槍支、彈藥罪,判處有期徒刑兩年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;

蔣佩玲犯包庇罪,判處有期徒刑三年。

一般來說,徐根寶至少判刑六七年,蔣佩玲至少五年,可見他們都得到瞭從輕發落。

搞笑的是,兩個包庇犯都引起瞭觀眾的廣泛同情。

尤其是蔣佩玲,在物質化的大上海,這種女人真的很少見。

一時間,很多上海小夥子被蔣佩玲打動,出現一句順口溜“討老婆要討蔣佩玲,交朋友要交徐根寶”。

蔣佩玲服刑期間,大量小夥寫信給她求愛,不乏富裕的商人和當時的社會名流。其中有個體戶願意給10萬元禮金(80年代末),隻要蔣佩玲願意嫁給他。

蔣佩玲並沒有理睬。因為表現良好,蔣佩玲被提前釋放。出獄後,蔣佩玲找瞭個老實的男人,安靜的過起瞭日子。

請輸入圖片描述

坊間有一種說法,於雙戈之所以敢於持槍搶劫,是因為他得瞭絕癥,腦腫瘤。

他試圖在死之前,搶一筆錢還清賭債,再和蔣佩玲結婚要一個孩子,還清朋友的債務和感情債。

銀行職員朱亞娣又有什麼罪?她的女兒剛剛3歲。

殺人償命,於雙戈被槍斃也是罪有應得。

聲明:

本文參考

轟動上海的於雙戈殺人搶劫銀行案 徐傢俊

儲蓄所門前的槍聲 解放日報 章慧敏

圖片來自網絡的百度圖片,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。

上一篇中國這次“堵”上美國們的嘴
下一篇返回列表
X